前言 背叛我們的孩子

 報章常常對現代精神科藥物的研究大肆宣揚其「神奇療效」,特別是針對兒童在學習和情緒方面的「問題」和「無行為能力」。

 這聽起來很合理,也很有說服力…,科學再度為了人類的利益而征服了這物質宇宙。為陷入麻煩的人創造一個正常的生活。誰會對這一點有異議呢?

 丹尼爾的父母會。柯利的父母也會。他們會強烈又激動地提出異議。具估計全世界有一千七百萬的學童被宣稱有心理障礙,需要強力改變心智的精神科藥物給予他們化學的約束,他們兩人絕非單一個案。

 那麼誰是丹尼爾和柯利呢?為何他們的父母會有異議呢?他們不只是那些無法以所謂的「神奇」藥物來過正常生活的孩子;不幸地,他們反而因為這些「醫療藥物」而不再與我們同在。

 更仔細地去分析以上的陳述。

 仔細想想幾個字眼,還有這些字眼是如何被使用的。以「正常」為例,你可能對於正常的生活有自己的看法,正常生活包括去使用具成癮性、改變心智還有潛在危險的精神科藥物嗎?

 再看看「醫療用藥」(medication)這個字眼又如何呢?這是藉著讓你在腦海中浮現某個和藹的家庭醫師開了溫和的咳嗽糖漿的印象來讓你安心,不是嗎?沒有什麼比此更偏離事實的了。精神科用的藥是一種非常強力的成癮藥物。

 接著就有了這個字眼「科學的」(scientific)。它經常被精神病學拿來助長他們聲明的合法性,根據《世界之書(World Book)》這本字典,此字意味著「系統性;精確的;嚴謹的」,那些特性跟精神病學毫不相干,其實跟它的表兄弟─心理學也毫無括瓜葛。

 麻煩的是,他們在兒童及教育這個主題上全球性的宣傳已經徹底地蒙騙了好心的父母親、老師以及政治人物,讓他們以為正常的兒童行為不再是正常的,而認為那是一種心理疾病,更過份的是,只有藉由從很小的時候就持續給予大量藥物才可能讓「受苦的」兒童脫離最糟的情形。

 和精神病學意見相左的是,兒童不是「實驗動物」,他們是人,有一切的權利期望被保護、照顧以及獲得發揮所有潛能的機會。只有精神病學的標籤及藥物,那些言詞的束縛以及化學的束縛,才會阻止他們得到這些。

 這本出版品提供一種透徹的看法,以及父母親和相關人士不易取得的資料。兒童是我們的未來。我們的未來正處於生死存亡的關頭。

 國際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 總裁

 珍 伊斯特蓋(Jan Eastgate)

第一章 瓦解有效的教育系統

 走進一般學校裡,如果你因為看到小孩子排好隊領取他們每天的興奮劑,而認為你已走進了一間心理健康診所,你將會被原諒的。更仔細的觀察,你將會發現學童們經營著黑市的毒品交易,販賣的正是被開給他們處理所謂學習困難的藥物。

 在經過一個多世紀的攀升之後,美國國家學生性向測驗(SAT)的成績自1963年,心理學教育計劃及精神科藥物進駐教室之後直線滑落。在南非,自從心理學課程的引進,1997年的學校測驗成績顯示,全國的及格率只有47%,和1994年的及格率58%相比,顯然已經下降。

 為了要認識精神病學及心理學思想對近代的影響,以及在全世界的學校和家庭的施行,了解他們的理論是如何達到這種對教育界的拑制,就是很重要的事了。這故事要從一個多世紀之前談起。

 1879年,德國心理學家馮特(Wihelm Wundt)創立了「實驗心理學」。他聲稱人類是一種動物,沒有靈魂,思想只不過是腦部活動的結果,「除非意識是源自於化學及物理過程,否則它是沒有用的」。

 隨後將馮特的理論施行於教育的重要人物。包括有:

 松戴克(EDWARD LEE THORNDIKE),動物心理學家,他用猴子、老鼠、貓、雞和其他動物為研究對象,然後再將這些研究技術應用在孩子的身上。他表示,「當然,不管是間接或是直接地,我們遲早都會了解到,人性科學的每一項進展,將取決於我們對於人性成功的控制…。」

 保羅 施羅德(PAUL SCHRODER),精神病學教授,在1940年 德國兒童精神病學及治療教育協會的第一場大會上演講,出席的有納粹精神病學界的精英,在會中他宣稱:「兒童精神科醫師必須要…協助把在遺傳上有損傷或是缺 陷的孩子都集合起來,為了他們自己好,也為了所有人好…專家挑選有用的與能夠教育的孩子,並且嚴格與堅持犧牲那些註定了永遠沒有利用價值而且無法教育的孩 子。

 黎斯(J. R. REES),世界心理健康聯盟(WFMH)的共同創辦人,談起精神病學正在滲透每一項教育活動,並誇下海口說,精神病學已經成功地在宣揚「我們的特殊觀點」方面,對「教學領域」做了「有力的一擊」。

 奇松姆(G. BROCK CHISHOLM)也是世界心理健康聯盟(WFMH)的共同創辦人,他說:「如果這場競賽是要在善與惡的重大負擔中獲得自由,那麼精神科醫師就必定是那些在一開始就負起責任的人。」

 約翰 杜威(John Dewey)是心理學家,並且宣揚「人類是一種動物」的理論,他認定「讓小孩提早開始閱讀」的呼籲是「顛倒錯亂」,並且鼓吹學校應該扮演社會方面的角色,而不是學術單位。

 史丹利 霍爾(G. STANLEY HALL),美國精神病學協會的首任主席,他向大眾解釋教育是不必要的。他說,「我們必須要克服對於字母、乘法表,以及文法的愛好癖」,「如果一個孩子從來都沒有學習去閱讀的話,那麼就不會有任何嚴重的失落了。」

 詹姆士 凱特爾(JAMES CATTELL),他後來曾任美國心理學協會的主席,他的理論是「教一個孩子發音還有字母來作為學習的第一步並沒有什麼好處」。他的「全字」閱讀法被證實是悲慘的,這方法所到之處均嚴重地摧毀當地的識字率。

 曼非德(MANFRED MÜLLER-KÜPPERS),是德國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病學協會的一員,他在1970年代堅稱,「沒有經過兒童精神病檢驗的學生不該被供應餐點」。

 這個影響仍然很普遍。在2003年,美國的精神科醫師及心理學家向全國新自由心理健康委員會提出建言,「…透過常態的、廣泛的測試和篩選,就能早期發現學童在心理健康方面的問題。」

 正如作家及教育家貝佛利伊克曼(Beverly Eakman)所說,「今日,大多數的人都感到教育並非關於讀寫能力,『基礎能力』或精通任何事。較不為人所知的是,確實在美國以及在工業化的社會中,存在著一種對教育的最佳描述,就是『創造文盲聯盟(Illiteracy Cartel)』,其表面上致力於促進『心理健康』。而此聯盟的力量是來自一些堅守著用無知及教育上的怠忽職守來獲取財務及政治利益的人,也來自那些利用沮喪、犯罪、失業及因不良教育下所產生的社會混亂來獲取財務及政治利益的人。」1

 倡導這種錯誤並令人困擾的信念,精神科醫師與心理學家悄悄地變成學校中的權威,且幾乎完全顛覆了教育。結果,一度強壯且有效的學術體系已經嚴重地與他們妥協,也因為那些行為專家,令人難忘的教育成果已經屬於過去。

◆ 「我們已經針對好幾項專業領域進行有效入侵。最容易的兩個領域自然是教育和教會。」-約翰黎斯(John R. Rees),世界心理健康聯盟(WFMH) 的共同創始人

第二章 發明精神病學的「診斷」

 要成功的偽裝成科學,需要維持某些表象。也就是德國精神科醫師Emil Kraepelin,馮特(Wundt)的一個學生,首次設計出一套系統,把人類的行為化為條文規則,他同時也承認精神病學並無法有效地處理或治癒大多數的精神障礙。2

 一個世紀之後,事情並沒有改觀。在1995年,當時主管美國國家精神衛生院(NIMH)的Rex Cowdry 醫師坦承:「我們不知道導致任何心理疾病的原因。我們尚無方法『治癒』這些疾病。」3

 自從Kraepelin以來,被精神病學宣告為疾病的人類行為,其數目在穩定的擴大中。今日,這些被編纂成美國精神病協會(APA)的精神失調診斷與統計手冊(DSM) 。

 在1987年,「注意力缺乏過動症」(ADHD)被美國精神病協會(APA)的委員會表決為存在的,並列入DSM-III-R(精神失調診斷法與統計手冊第三版修訂版) 。一年之內,單單美國就有50萬兒童被診斷為此症。今天,美國兒童被貼上ADHD(注意力缺乏過動症)標籤的,已經驚人地高達600萬人。

 全球兒童被診斷為ADHD(注意力缺乏過動症)的數目已經從1990年開始急速竄升。在1989到1996之間,法國兒童被貼上「過動」標籤的數目已增加到百分之六百。

 所謂ADHD(注意力缺乏過動症)的 徵候包括:無法針對細節給予很仔細的注意力;或可能在學校作業或其他任務上犯粗心大意的錯;作業常常骯髒、草率;很難維持注意力在作業或玩耍活動上;無法 完成學校作業、例行工作、或其他責任;經常在座位上蠕動或是手腳難安靜;經常在不恰當的情況中過度的跑或爬;經常到處跑;經常過度的說話;可以有效地包含所有的兒童的症狀。

 2002年,身為瑞典社會學家及作家的助理教授艾娃(Eva Karfve),對於這種失調症是否有意義提出反駁。「宣稱ADHD(注意力缺乏過動症)是來自大腦中生物性的代謝不正常所引發或造成,這個說法根本並沒有被科學證實。」

 兒童常常是覺得無聊的。前洛杉磯副警長Fred Shaw, Jr 先生,現在管理幾個加州的中途男孩之家(監獄的替代方案),他說了關於一個被心理師診斷為注意力缺乏症(ADD)的男孩被帶來男孩之家的故事:「我問那個男孩一些問題:『你曾和女孩子電話聊天最長的時間是什麼?』他說三到五小時,『你可以玩電視遊樂器多久?』他說他一直玩八小時,『那讀書呢?』,他說他從頭讀到尾-只要是他喜歡讀的。所以在我看來,他是可以把他的注意力放在任何他有興趣的事物上。」

 在精神病學滲透教育系統並取得其體制內權力的地位,也建立起一個舞台來強力推廣精神病學診斷之後,精神病學放出了它的下一個、最危險的、也最有利可圖的武器在我們的青少年身上-把會成癮的、影響精神的藥物包裝成醫療用藥。

◆ 許多的書籍提到,光是健康和教育問題就會導致注意力及行為問題,因此也讓「ADHD(注意力缺乏過動症)」所壟斷的學習障礙受到質疑。

第三章 推廣兒童用藥

 當 詹姆斯剛被診斷為注意力缺乏症(ADD)時,他的母親拒絕讓他服藥。而學校的輔導人員力促對他做一項心理評估。事情很快就惡化了,他的媽媽說:「在學校 裏,我的小孩被貼上標籤,給予藥物,接著幾乎死掉。」在服藥三天後,她接到從學校打來的緊急電話通知,她的兒子胸口嚴重疼痛,而且必須緊急送醫。醫師告訴 她那是藥物反應,當她停止給她兒子服藥時,危險就不再發生了。

 詹姆斯很幸運。但全球數以百萬計像他這樣的兒童,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兒童神經學家包曼(Fred Baughman, Jr.)報告說:「下面所提到的兒童都已不再過動或者注意力不集中了-他們都死了。在1994年到2001年間,我被正式或非正式地邀請去診察下列的死亡案件,以提供醫療或法律上的意見:史蒂芬妮,11歲,被給予興奮劑而死於心律不整;馬修,13歲,被給予興奮繼而死於心肌疾病;馬可利,7歲,被給予興奮劑與其他三種精神科藥物而死於心臟停止;塔維斯,13歲,被給予興奮繼而死於心肌疾病;藍帝,9歲,被給予興奮劑與其他數種藥物而死於心臟停止;卡美隆,12歲,被給予興奮劑而死於嗜酸性白血球過多徵候群(白血球異常增多)。為了『治療』一項根本不存在的『疾病』,這是相當高的代價。」

 精神病學最新的理論,是告訴人們所有的心理問題都起源於大腦的「化學失衡」,或者「神經生化失調」。精神科醫師David Kaisler相當清楚明白這個謊言,他說:「現代精神病學尚未令人信服地證明任何一種心理疾病的基因性/生化性起因,…病人被診斷為『化學失衡』,即使事實上沒有任何檢驗能夠加以證明,而且…對於正確的化學平衡應該是怎樣,也沒有任何真正的概念。」4

 2001年,柯貝爾(Ty C. Colbert) 醫學博士說:「正如所有的心理失調一樣,並不存在著偵測注力缺乏過動症的生物檢驗或生物標記。」他引用美國國家衛生院(NIH),關於注意力缺乏過動症 (ADHD)的共識會議中所做的結論:「研究人員曾積極地試圖去證明注意力缺乏過動症(ADHD)是起因於化學失衡,但是卻找不到任何證明。」

 當「化學失衡」的觀念成功地取得了不知情的父母們合作,這創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包曼醫師說:「這些兒童相信他們自己的大腦出了毛病,而且這毛病使得他們不用藥丸就無法控制自己。」

◆ 「『生物精神病學』還沒能夠證實任何有關精神病的狀況…像是『神經方面的』、『生物方面的』、『化學失衡的』或『遺傳的』疾病。」-兒童神經學家包曼(Fred Baughman, Jr.)博士,2002年

 當然,「藥丸」指的是危險且具成癮性,像安非他命之類的興奮劑,或者像專一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SRIs)的抗憂鬱劑。因為這樣,精神科醫師正在創造一個藥物成癮的世代。甲基芬尼特(利他林 Ritalin)的製造商承認它是一種具依賴性的藥物。5而成癮性的藥物衍生出大量的藥物買賣及濫用文化,利他林(Ritalin及其他興奮劑現在不法地在各個國家的校園中,以每顆2到10美元的代價被販賣。兒童將藥丸打碎並吸食,其藥力比古柯鹼還大。

 《處方成大災難 (PrescXXXXXriptions for Disaster) 》一書的作者湯瑪士摩爾(Thomas Moore) 說:「現今使用像利他林(Ritalin)這樣的藥物,是在讓一個世代的兒童冒著驚人的風險。」使用這種藥物是為了「短暫控制行為舉止不是用來減少任何兒 童健康上可見到的危險。除了在安養中心及精神療養院外,我們的社會先前從未如此大規模地對人類行為舉止進行化學性的控制。」

教室裡到底發生什麼事?

 今天,學生們通常會被篩檢或是「被描述」,就是以問卷的方式來得知他們自己和父母的態度和舉止。在美國的一項「青少年篩檢」計劃,對學生做以下的問卷調查:「你是否曾經有時候對任何事都沒興趣,或是你根本對任何事都沒興趣呢?」6然後這個孩子就會被送去見一位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學家,通常就是被開處方藥物。哈佛醫學院的葛蘭姆倫(Joseph Glenmullen)說,用「診斷」憂鬱的徵候來進行問卷,「可能看起來是科學的」,但是「那完全是主觀的評斷。」7

 為「憂鬱」所開立的處方箋藥物,被認為就是導致暴力及自殺行為的禍首。在2003年,英國醫藥管制局警告醫師不能開SSRI(專一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抗憂鬱藥物給小於18歲的孩子,因為這有導致自殺的危險。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 提出用一個「黑框框」,明顯地標示有自殺危險的警告事項在SSRI(專一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的藥瓶上。

 對Matt Miller和Cecily Bostock而言,這個警告來得太遲了。Matt 在服用了SSRI(專一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抗憂鬱劑一週後於寢室的衣櫥中上吊自殺。Cecily則在服用抗憂鬱劑兩週後,用廚房的菜刀刺她的胸膛而死亡。8

 然而,這個「黑框框」的警語,並沒有說清楚事情的嚴重性,因為有越來越多的孩子死於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所通過的藥物,還有因虛構的失調症而開立的藥物。此外,精神科藥物以及學校的計劃也和青少年謀殺暴力的攀升有關連。精神病發作及暴力行為也與長期濫用興奮劑有關。9服用SSRIs的病人會有心煩意亂、焦慮、攻擊行為、幻覺及人格喪失的副作用。10

 由服用精神科藥物的青少年所犯的暴力行為是國際上的問題。在2004年,15歲的德國男孩安德亞斯(Andreas)在服用多年的影響精神科處方用藥之後,槍殺了他的養父。同樣於2004年,在美國馬里蘭州,服用一種抗憂鬱劑的19歲的里安 佛洛(Ryan Furlough),因在2001年謀殺學校中的朋友而被判一級謀殺罪。1999年,在日本有二位分別是15與16歲的男孩,在服用鎮定劑(安眠藥)期間,刺傷一位16歲的中學生,他們說是因為鎮定劑使他們「天下無敵」。

◆ 精神科藥物以及心理學的方法是美國高中暴力事件的幕後禍首,像是1999年在科羅拉多的哥倫比亞高中槍擊事件,而且這些也在許多國家捲入了青少年暴力事件。

 教育家比佛莉伊克曼的建議是,「要心理健康產業離開我們的家園和校園。」

第四章 取回主導權

 心理學家以及精神科醫師為何又如何的侵入了我們曾經成功的教育系統,將它們變成行為的實驗室。

 但是,有很多勇者在這樣的腐敗中成功了。就像一位年輕的母親被叫到學校的校長室,在那裡一個心理醫師向她解釋說,她兒子的腦部無法正確地傳送訊號,這也就是為什麼他無法集中注意力。 Tim被給予利他林(Ritalin)而開始使用,他開始失去胃口,頭痛,然後容易疲倦,但是他卻很難在晚上入睡。

 這母親帶她的兒子去一個使用替代療法的醫師那裡,這醫師讓Tim脫離藥物,然後讓他服用營養品與維他命。Tim有食物過敏。改善了這個之後,Tim可以自然地入睡了。同時還發現Tim不懂他在教室裡所讀的東西。他的母親買了個「聲學遊戲(phonics game)」 給他,教他文法,然後在幾個月內,他讀書的能力從二年級的程度增加到六年級的程度。

 未被診斷出來、但可以治療的身體狀況,時常會顯現為「精神病徵候」,是個事實。

 根據英國的一份出版品,《心理疾病不全是在心裡(Mental Illness Not All in the Mind) 》,指出「任何以下的組合:不適當的營養,接觸不利營養的東西,糖的過度使用,興奮劑還有抗憂鬱劑,以及食物過敏或者無法忍耐-可以成為心理還有情緒健康問題的原因。修正這些因素所做常常會造成實質的改善。」

 上千個被開精神科藥物的兒童只不過是一些「聰明」的孩子。神經科醫師與作家西尼華克(Sydney Walker III)博士說:「這些學生感覺無聊得很,而感到無聊的學生會坐立難安、扭動、抓身體、伸展自己的身體,而且…他們會開始找麻煩。」11個別教導亦可帶來學業上的進步。12

 當談到教育時,任何社會的最終目標必須是提高能力、原創力以及文化層次,而因此社會的生存層次也會提高。這只有精神病學還有心理學、他們窺探性的測驗、他們侵略性還有欺騙性的「診斷」、還有他們有害的藥物從校園以及小孩的生命中撤除後,才有可能達到。

◆ 「並沒有可用的測試去評估一個活人的大腦化學狀態。」而且,從來沒有「生物的、解剖的或是功能上的跡象,被發現能可靠地分辨出心理疾患的大腦有何不同。」-華倫斯丁(Elliot S. Valenstein)博士,生物心理學家

建議事項

1 你有權力拒絕讓你的小孩在學校裡參加任何的精神病學或者心理學問卷。

2 如果你的小孩在沒有經過你的同意下,被送去做心理學或是精神病學的篩檢,或是被強迫用藥或者傷害,請向律師諮詢你的權利,來對負責的心理醫師或精神科醫師、他們的社團及協會提出刑事與民事訴訟。

3 精神病學和心理學必須要從教育的體制下徹底根除,而他們強迫且無用的方法也不應被政府所補助。

警告:任何人在沒有合格的、非精神科的醫生之協助及建議下,都不應該停止服用任何精神科藥物。

1 B. K. Eakman, Clon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Eradicating Morality Through Education ( Huntington House Publishers, Louisiana ), 1998, p. 16.

2 “International Kraepelin Society,” APA Annual Convention, Toronto , Canada , May/June, 1998.

3 Dr. Rex William Cowdry, Acting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Testimony before a Subcommittee of the Committee on Appropriation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104th Congress, First Session, Washington, D.C., 22 Mar. 1995, p. 1205.

4 David Kaiser, M.D., “Commentary: Against Biologic Psychiatry,” Psychiatric Times, Dec. 1996. www.mhsource.com/edu/psytimes/p961242.html

5 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 1988 (Medical Economics Company, Inc., New Jersey, 1988), p. 1897.

6 The Columbia TeenScreen State-One Health Survey, 11 Sept. 2001.

7 Joseph Glenmullen, M.D., Prozac Backlash, ( Simon & Schuster , NY , 2000), p. 206.

8 Lauren Neergard, “Parents Push to Limit Use of Antidepressants,” The Washington Times, 3 Feb 2004.

9 John Merline, “Public Schools: Pushing Drugs?”Business Daily, 16 Oct. 1997.

10 Charles Medawar, “Antidepressants Hooked on the Happy Drug,”What Doctors Don’t Tell You, Vol. 8., No.11, Mar. 1998, p. 3.

11 Sydney Walker III, The Hyperactivity Hoax (St. Martin’s Paperbacks, New York, 1998), p.165.

12 Lawrence W. Sherman, Denise Gottfredson et al., “Preventing Crime: What Works, What Doesn’t, What’s Promising,” A repor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Prepared for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 Chapter 5, “School-Based Crime Prevention,” 1 Apr. 1998, p. 31.

 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是在1969年創立,以調查和揭露精神科違反人權的情況,並且掃蕩心理治療的領域。其共同創立者為精神病學名譽教授及國際著名作家湯瑪士 薩茲博士。今天,它已經在31個國家有130以上的分會。它的顧問也稱為委員(Commissioners),其中 包括 醫師、律師、教育家、藝術家、企業專才、以及公民和人權代表們。

 藉著在立法機關的聽證會和自己舉行的公眾聽證會當中,證實精神科的虐待,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已激起並促成了數百件的改革工作,而且也和媒體、執法單位和各地的官員共同合作。

欲獲得更多訊息,請聯絡 CCHR International ( www.cchr.org ) 6616 Sunset Blvd. Los Angeles, CA, USA 90028

電話:(323) 467-4242 或 (800) 869-2247 傳真:(323) 467-3720 e-mail: humanrights@cchr.org

© 2008 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有著作權,侵害必究。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CCHR、公民人權委員會和CCHR標誌是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所擁有的註冊商標和服務標章。

欲取得更多訊息,請聯絡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台灣各地分會:

台北總會

地址: 台北郵政36-60號信箱
電話: 02-2756-0995 / 0991116083
傳真: 02-2756-9195
E-mail: cahr1210@gmail.com

台中分會

地址: 台中郵政36-127號信箱
電話: 04-22511929 / 0985233054
E-mail: cchrtc@yahoo.com.tw

高雄分會

地址: 高雄郵政60-117號信箱
電話: 0991102537
E-mail: cchr_ed@yahoo.com.tw

所有的詢問和溝通都受高度保密。

*************************

以上文章引用自:http://www.atlaspost.com/landmark-829999.htm 藥害孩童──精神病學摧毀生命 - 地圖日記 (版權所有。如欲引用本文內容,請聯絡版主(或中區負責人)徵詢同意)
創作者介紹

Bonnie 幸福。拍寫誌

Bonnie Ma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