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好友Anne寄來的文章,

主旨:真實故事。並請支持拒絕憂鬱症篩檢前進校園
內容:
以下這篇文章是真人真事,
看完這個故事我的眼眶紅了。
你可以辨識出這個孩子就是PTS(註一),
你可以看到媽媽和孩子互相再刺激(註二),
你可以了解這孩子有學習障礙(註三)需要處理,
然而這些在山達基(註四)都是有辦法解決的。
請將這封email轉寄給你的朋友,
不要讓精神科藥物在繼續氾濫下去。
在我們身邊還有多少這樣的案例呢?
藥物的取得變得太氾濫,
有些不肖醫生以及藥廠為了圖利而罔顧生命,
你忍心讓我們的下一代生存在藥物濫用的世代嗎?
這些藥物真的害人不淺,
請支持不要讓憂鬱症篩檢進到校園,
也請多注意您自己以及身邊家人朋友是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服用精神科藥物。

原文出自
http://tw.myblog.yahoo.com/whatkids-teachme/article?mid=613&prev=627&next=603&page=1&sc=1#yartcmt
以及
http://tw.myblog.yahoo.com/whatkids-teachme/article?mid=627&prev=-2&next=-2&page=1&sc=1#yartcmt
已徵求做作者同意之後轉寄

***********************************************************************
  Sam也是我最早期的學生之一,也是讓我有最多成長的學生當中其中一個。

  Sam剛開始上課時,不巧有空的時段跟別的同學搭不上,當時我也希望多累積實際教學經驗,所以有好長一段時間,他上的是一對一的課。

  我幾乎是立刻愛上這個小孩,他源源不絕的創意令我驚奇。尤其是做圖形聯想時,他簡直像是打開的消防栓,一張接著一張不間斷地畫了又畫,氣也不喘一下。一個小小的題目,他會做各種角度的嘗試。完全是天才型的小孩,那麼多的有趣想法、那麼強的創作能量,讓我對他的心靈世界充滿好奇。

  Sam的媽媽是忙碌的業務,常常沒空上樓來接小孩。Sam開始上課後好幾個星期,我們一直沒有機會談上話。

  後來讓我有機會更了解Sam的,反而是Sam學校同班同學的家長。

  一天,Sam的同學家長來接小孩時,看到了Sam的作品。她很驚訝那些是Sam做的,因為他以為Sam應該什麼也做不出來。

  「啊?為什麼?」我好驚訝。

  「老師你不知道喔?Sam在他們班上是頭號問題人物。幾乎每天都因為破壞公物或同學物品而被罰站,大概課都沒上到,功課也很差,排名是倒數的。」

  什麼?真的嗎?Sam耶?她說的是這一個Sam嗎?

  沒錯,他說的是這個Sam。

  後來我約了Sam的媽媽,了解了他在學校的學習狀況。

  Sam在學校確實是頭號問題人物。他媽媽接學校老師的告狀電話已經接到怕了。在安親班也是這樣,已經被好幾個安親班「退貨」過了。聽完了她的報怨。我告訴她,Sam在畫畫時表現的才華,她竟也無法相信,說:「你說的,是我兒子嗎?」

  這之後,因為好奇,我藉著Sam的同學K請假的機會,安排他到Sam的時段補課。K一出現,Sam的神情就不太一樣了,變得防禦而緊張。我開始講解時,Sam有點分心,就在我喚回Sam的注意力時,K趁機告狀:「老師,Sam在學校都不專心上課,昨天社會課還被老師罰站在教室外面──」我很不鼓勵這種落井下石的行為,立即打斷了他:「現在不是社會課,是畫畫課!不只是Sam,K你也要專心聽!」這時Sam的眼裡已經有怒火在燃燒了。在畫畫時,Sam趁大家不備,刮破了K的作品。兩個人當場打起來。我好不容易才把他們兩分開。

  那天,Sam的媽媽還是準時用電話「遙控」讓Sam下樓。過了好久,K的媽媽來接時,K一見到媽媽,立刻迎上去訴苦。K媽媽一觸即發連珠炮似地向我告狀了好幾樁Sam欺負K的事情。我那時還是個生手老師,沒那個膽量一視同仁地制止這種告狀行為。結果K見他媽媽可以暢所欲言,就在旁邊幫腔起來。

  好不容易送走了他們。收拾教室時,看著Sam跟K當天的作品,因為發生了衝突而大概只發揮了平常1/3的程度。

  我想,人在與不同的人事物相處時,會被激發出不同的反應,長久下來就會建立起模式。在學校是一套待人接物的模式、在家也會有另一套模式。到了一個新環境,如果那個環境夠不同的話,就有機會再發展出一套不同的互動模式來。

  我相信Sam的同學與他的媽媽告訴我的事,都是部分的事實。我想像Sam的生活,在學校動輒產生衝突、愛告狀的同學加上對他已經充滿成見的老師,已經讓他的學校生活像戰場了。Sam的功課並不好,如果衝突對象是像K這樣名列前矛的學生,就算兩個人都有錯,但Sam大概不會受到多少支持吧?

  想著想著,電話來了。

  「老師,剛剛K的媽媽打電話來說我們Sam欺負K。」是嗎?是K先欺負Sam吧?不過Sam媽媽急驚風的個性,完全不等我回答,逕自說下去:

  「老師,如果我們Sam以後還敢這樣,你就別客氣,直接打下去!」聽他說話這個狠勁,八成是故意嗆給一旁的Sam聽的。

  「Sam媽媽,小朋友起衝突,不太可能只有單方面錯的…」

  「老師,你太善良了,我這個兒子我自己知道,他那天也是......(略)......(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OMG,完全插不進話)….……(Sam媽媽,你打手機免費嗎?)……(略)…….…..」

  最後這通電話是Sam媽媽的客戶插撥進來,才結束通話的。

  原來Sam的生活已經全面淪陷了。不僅在學校沒得到多少支持,連自己的媽媽都不替他設想。竟然連我的支持也遭到反駁。

  唉~

  他在我的課,完全沒表現出那些破壞性,相信他一定其實也不希望自己是那樣的人,他只是需要一個重來的機會。於是,我決定了。讓Sam繼續當VIP貴賓,他需要建立起新的互動模式。

  就這樣,我們很有默契地當那次K的加入只是常態外的意外。Sam繼續開心揮灑創意,我繼續欣賞他那天外飛來的巧思。我們都很珍惜那一段不被外界的流言蜚語所打擾的、能夠專心創作的時光。

  常常,我看著Sam專注作畫的樣子,真的無法把這個孩子與暴力破壞的畫面聯想在一起。(從他媽媽或學校老師的角度來看,則正好相反吧?)我很感嘆,如果在Sam來之前,我已經先聽說了他在其他地方的「豐功偉業」,大概就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甚至可能會找個藉口拒收這個孩子吧?這樣,就沒機會擁有這樣靜謐又精采的創作回憶了,那一定很可惜!

  謝謝你,Sam,你讓我知道了,每一段關係都可以是獨立的故事。

  謝謝你,Sam,你把我們相處的時間當作重來的機會並且珍惜這機會。

  謝謝你,Sam,你讓我知道了,就算是一個人人都說頭痛的孩子,我都不應該讓眾人之口影響我,而不給他機會。

  謝謝你,Sam,你讓我知道了,生命會替自己找到出口。這個短短的星期六早上90分鐘,謝謝你盡力把你的才華展現出來。

  Sam,你更讓我知道了,我是多麼的不足啊!竟然連你的媽媽,老師都沒辦法讓他明白,我在你身上所見到的才華!

  很遺憾的,直到Sam上國中前的最後一堂課,Sam的媽媽都還無視Sam的才華與優點。我一直提醒Sam,你很有才華,你不可能像你媽媽一生氣就胡說的「以後一定當乞丐」。

  好久不見了,Sam…你記得星期六嗎?你記得你的才華嗎?你記得你有能力令老師驚嘆你源源不絕的創意嗎?

  Sam,千萬不要忘了,好嗎?

  還有,Sam,別讓別人來定義你。 你是一個怎樣的人、擁有什麼樣的特質、會不會成功…這些,都沒有人夠資格來界定你。

  這些話,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說進這個當年才六年級孩子的心裡去。

  每當我鼓勵他,你真的好有創意啊!相信我,你怎麼可能會像你媽媽說的「以後一定當乞丐」呢?那是她盛怒之下的胡言亂語,別讓這種話影響你的人生。這時Sam總是困惑地問我:「真的嗎,老師?可是我媽媽說我一定會耶?」

  他的眼神,困惑又空洞。像是個被下了符咒的人,聽了命失了心地,真的要朝懸崖走去。

  「如果你不想要,就一定不會!」我用我最堅定的語氣對他說。

  跟Sam相處的時間,才一年多一點點。這種「心裡建設」要有效果,時間真的太少了~

  有一次,我請Sam寫一些文字。他寫字的樣子似乎很艱難。寫完後拿過來一看,怎麼回事?好多字寫成了鏡體字,不是上下相反,就是左右顛倒?雖然原先就知道Sam的功課不算好,但怎麼會是這種狀況?明明是個反應又快、又聰明的孩子?

  分別跟Sam與Sam媽媽聊過後,我總算稍微拼湊出一些答案,為什麼這個孩子會有各種反差大的情況了。

  小一時,Sam的父母就離異了。母親為了扛下經濟重擔,夜以繼日地跑業務。寂寞的Sam常等著母親下班,憋了一整天的話好不容易總算等到看到媽媽可以傾吐了,回到家的母親卻早已累翻,無力應付。一肚子的話只好再帶到學校跟同學說,於是他開始被貼上愛講話的標籤。

  日漸長大的Sam跟爸爸長得越來越像。看著Sam那張幾乎是跟丈夫一個模子出來的臉,對不負責任的丈夫那一肚子無從發洩的怒火,在情緒低落時更加難以壓抑,控制不住時就這麼一股腦對Sam爆發。每次爆發之後,Sam的媽媽充滿了悔恨愧疚,發誓再也不會對Sam這樣做。而生活的壓力、單親撫養的壓力、與前夫的官司壓力….這一堆重重壓在她一個人的肩上,控制不住的爆發、爆發後的自責悔恨、悔恨後的短暫平靜、短暫平靜後的爆發……一而再再而三的循環。
小一的Sam正是需要關愛的時候,卻遭逢雙親離異的變故,心情更加脆弱依賴。想要找人說說話,這原是人最基本的需求,卻在媽媽的無力回應、加上老師的誤解下,「想說話」卻被當成應該矯正的過分行為。兩方約談之後,認定Sam一定是有過動傾向,就把他送去精神科,吃了一年的利他寧。

  Sam描述吃藥的情況:每天要吃兩顆,每次服藥之後,就會陷入昏沉呆滯。前一顆藥效快過時,又要吃第二顆,整天都像在睡夢中度過。

  Sam安靜下來了,老師跟母親都覺得鬆了一口氣。直到他功課慢慢退步到倒數時,他們才發現不對。一年後停藥,Sam開始產生暴力傾向。常止不住自己的怒氣而破壞公物或打同學。這副作用過了快兩年才見改善。但是他落後的學業卻很難補救回來。與同學間三不五時的衝突,讓貼在他身上的「壞孩子」標籤,也已聲名遠播了。

  錯過了一、二年級最重要的國字啟蒙階段,寫鏡體字成為Sam的「特色」。而他的記憶也像被打亂似地,有時會分不清午餐的錢是被班上的惡霸搶走的,還是自己雙手奉上的。

  他的母親感到很懊悔,他則時時擔心自己那不定時炸彈似的憤怒不知何時會爆發。

  藥物似乎也對他的腦產生永久性的損害。他在進行比較複雜的思考時,會突然變成一片空白,前功盡棄。跟利他寧藥性發作時的反應極類似,讓他的學習很難有所進展。精神科的藥,真是害人不淺!

  五年下來,在學校被當成問題人物、在家被當成麻煩人物。但是還好Sam的心裡,並沒有放棄自己。常常,我看見觀察到他很善解人意的舉動,知道這個孩子心底其實是很良善的。

  像是某一個大熱天,我帶他到樓下便利商店,要請他吃冰。他在冰櫃前看了好久,仔細地鼻子都要貼到玻璃上了。還以為他要挑什麼最愛的口味呢,結果他拿出的是一枝最簡單、最便宜的10元冰棒。

  我問他:這是你最喜歡的嗎?Sam吞吞吐吐地說不成話。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以為,我這個時段只教他一個人,一定賺不了多少錢,又不想拒絕我的好意,所以只好挑最便宜的。

  只是這些優點,對於獨立承受了那麼久壓力的Sam媽媽來說,她對Sam的觀感已經很難改變了。只要老師打電話找,她直覺地認為必定又是Sam惹了什麼麻煩。加上對前夫的反感完全投射在Sam身上,當我努力地說著Sam的優點,她的反應一開始是疑惑、後來變成否定。認為我刻意粉飾、報喜不報憂。從沒上過繪畫課的Sam,初期的畫作完成度當然不高。那些作品所透露出的潛在才華,對Sam已經絕望透頂的她,很難聽得進去。

  不過,Sam媽媽其實也很清楚,她的負面想法,會帶給Sam很不好的影響。所以她告訴我,她打算在Sam國中畢業後,讓他去念寄宿學校。而且最好越遠越好,像是佛光山,讓他離開她的傷害。

  我告訴她,媽媽是唯一的親人。不管怎樣,在Sam的心中,就算有傷痛,還是寧願愛著媽媽的。還有,讓Sam去佛光山不是太可惜他的才華了嗎?

  他上國中後,因為一些原因,我們就沒聯繫了(這又是另外一個遺憾的故事)。今年,我聽說Sam已經進入設計相關科系就讀了。這真是個好消息啊!以後,我們一定會在哪個地方,看見他的作品。到時候,我再來報告他的成就!

***********************************************************************
(註一)PTS:潛在麻煩來源者的縮寫。潛在麻煩來源者(potential trouble source)是一個在某方面與反社會人格者有所接觸,而遭受到反社會人格者不利影響的人。他之所以被稱為潛在麻煩來源者,是因為他會給自己和其他人帶來很多的麻煩。

(註二)再刺激(restimulation):受再刺激所影響,一個過去不愉快經驗的記憶,會因為現在時刻中的類似情境接近於過去的情境,而被刺激出來。當一個人被引發刺激時,他會經歷到包含在過去記憶中的疼痛與情緒。

(註三)學習障礙:http://www.apsstudy.com/learning_barriers_index.php
(註四)山達基:http://taiwanese.whatisscientology.org/

註一、二資料來自http://www.scientologyhandbook.org.tw/glossary%20taiwanese.htm

***********************************************************************
看完這篇文章,
更讓我覺得更必須去-拒絕[憂鬱症篩檢前進校園],
那些不清楚孩子們的狀況處理的家長們和師長們,
去靠精神藥物麻醉孩子們,
想一想被藥物或是酒精迷昏的人,
他能處理任何他自己遇到的問題嗎?
據估計抗憂鬱劑已導致6萬3千起自殺案件,
我想它帶給家人的是更深的傷痛和失去,
請幫助孩子、愛孩子,
別使用精神藥物讓孩子更神智不清了...
創作者介紹

Bonnie 幸福。拍寫誌

Bonnie Ma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