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憂鬱症篩檢 助人助親友   2010.10.09 10:31pm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即時報導】
董氏基金會表示,台灣的憂鬱人口雖未明顯減少,但因憂鬱症篩檢日的推廣,民眾對於憂鬱情緒與憂鬱症的辨識已明顯提升。



針對以上文章,本會提供相關資料給各位參考
[傷害青少年──精神病學破壞年輕人的心靈]

「將一些行為表現列舉成表,對於符合的人貼上聽起來像是醫學的一些標籤,然後用那些行為的出現來證明他們具有那樣的疾病,這是沒有科學意義的。它並沒有告訴我們任何病因或是解決方法。然而,它確實製造出一種令人安慰的感覺,讓人認為有某種醫學情況在發生。」約翰里得(John Read)心理學資深講師,紐西蘭奧克蘭大學,2004年

  在2003年,這個新世界藉由美國「新心理健康自由委員會報告」的發表而再度強化,報告中建議全美國5200萬名學童接受「心理疾病篩檢」,卻沒有證據地聲稱「早期發現、評估並配合治療」,可以「避免心理健康的問題惡化」。「治療」終究指的是藥物。
    以行為控制為基礎的篩檢問卷,已經存在於許多教育體系中。侵犯性的問題常常出現,像是「你認為你的父母的陰部有多毛茸茸?」,或是「你或家裡的某人是否曾經被強暴或被性騷擾過?」執行計劃的人員採取給「獎勵」(賄賂)的方式,像是用5元的禮物卷、租錄影帶的卷子、或「食物交換卷」,讓學生保證要交回家長同意書,以便進行篩檢。大部分的父母不知道他們的小孩正被評估。

    為了回應精神病學的全球篩檢,人類研究保障聯盟(Alliance for Human Research Protection,AHRP)的薇拉莎瑞(Vera Sharav)表示:「這種曖昧的主動對於隱私權是激烈的侵犯,讓個人沒有選擇空間-或是讓父母沒有自由為他們的小孩對影響精神的藥物說不。這類強制性的、由政府支持的篩檢計劃,與一個民主社會所保障的自由相互牴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曾擔任老師的艾倫馬凱(Ellen Makkai)清楚地表示,在校園中重視心理篩檢已經導致學生被視作「實驗用的大白鼠」:具侵犯性的學校問卷詢問學生他們是否喝酒、抽煙、吸毒或偷竊。……從來沒有問過他們是否會因為被問這些問題而感到困窘,也從來沒有告知他們所擁有的憲法權利。

    艾倫馬凱解說校園心理健康計劃背後的財務動機:「政府及私人的補助誘使學校利用對這些學生的詢問,將其用以說服捐款者相信學校需要幫助-問題越大,獎金越多。」普林斯頓大學問卷研究中心的副主任愛德華斯弗理蘭(Edward Freeland)說:「如果學校證明自己的情況夠糟,那麼財源就會滾滾而來。」

    美國公民自由團體-羅斯福協會的律師威廉鮑南(William Bonner)說,這些計劃已經「透過使用心理學計劃和試驗的課程,以及廣泛的行為修正技術,對家庭及學生的權力造成大規模侵犯…父母親的傳統影響及權利已經遭到踐踏。

「篩檢」學生:起源於納粹對兒童檢查是否有「心理疾病」不是沒有前例,它與德國納粹所使用的方法是類似的,即剔除「社會的干擾因素」。

    * 1920年:    德國精神科醫師荷西(Alfred Hoche)發表《Permission to Destroy Life Unworthy of Life (容許摧毀無生存價值之生命)》一書,在書中他建議成立一個委員會處理「累贅者」之辨認與安樂死。不到20年以後,德國內政部的健康部的主管康提(Leonardo Conti),下令註冊登記所有罹患各種心理失調的人並回報給政府。

    * 1930年:    「精神病基因」的創始人與納粹大屠殺的企劃者盧丁(Ernst Rüdin),在華盛頓特區的心理衛生國際大會上演講,在那裡他要求聯合做一個優生學的方法,以根除那些已知會「污染遺傳」的人。排在「缺陷」列表前頭的,後來就被美國優生學家定義為「注意力缺乏症(ADD, 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與「過動症」。

    1930年代:    心理學的優生學運動,其結果是美國學校定期篩檢兒童,而這些被分類為低能的兒童被送到精神療養院。8

    1940年:        納粹精神病學的精英參加了德國政府為兒童精神病學與治療教育所召開的第一次大會,精神病學教授Paul Schroder陳述:「兒童精神病學必須…將(遺傳)受損或不夠好的兒童放在一起,為了他們自己與大眾好…在精挑細選之下,即選擇有價值與可被訓練的人,同時嚴格並堅決淘汰那些大多被認為無用或無法教育的犧牲品。」

    1940-1950年:    英國精神科醫師暨世界心理健康聯盟(WFMH, World Federation for Mental Health)的共同創始人黎斯(John Rawlings Rees),描述了精神科醫師的目標:「我們已經對一群專業人員發動有效的攻擊。他們之中最容易的自然是教學的專業人員,」他補充說:「我們已經被我們的父母、主日學校與學校老師餵了各種確定有毒的的事…還有其他有既得利益想控制我們的人…。如果種族要從其嚴重的善惡重擔裡被解放出來,精神科醫師一定要負起最原始責任的人。」

    1970年代:    德國兒童與青少年精神病學協會的成員Manfred Müller-Küppers教授,聲稱沒有兒童精神病學檢查的話,就不可轉介到矯正學校,與也不給學生上學。

    2003年:    由於精神病學家與心理學家的影響,美國心理健康新自由委員會建議:「…早期檢查兒童與成人心理健康的問題-要透過定期與全面的測試與篩檢。」
建議事項
  • 你有權利拒絕讓你的小孩在學校接受心理學或精神病學的問卷調查、測試或評估。
  • 如果你的小孩未經你的同意,已經接受心理學或精神病學的篩檢,或已經被強迫給藥而且受到傷害,則向一位律師徵詢意見,找出你採取刑事和民事控訴的權利,特別要控告編寫問卷調查的人,如果編寫的人是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師,同時控告他們的學會與協會。
  • 對於會保障兒童免於精神病學與心理學的干擾、以及會移除他們對學校進行破壞性影響的立法措施加以支持。
警告:任何人在沒有合格的、非精神科的醫生之協助及建議下,都不應該停止服用任何精神科藥物。

文章來源: http://tw.myblog.yahoo.com/cchr-ed/article?mid=540
創作者介紹

Bonnie 幸福。拍寫誌

Bonnie Ma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